开满樱花的乡间路


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: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:吴桐 2019年12月09日 10:01

□ 铁培


无论身处何时何地,始终记得那条开满樱花的乡间路。

樱花是家乡最常见的花。记忆里,它是喜庆、吉祥的象征。

年末岁首,乍暖还寒之际,山上各色野花在不知不觉间销声匿迹,各种野草也渐渐枯黄,山里人逐渐习惯那瑟瑟寒风中单调的灰绿。某一天,在袅袅晨雾中,在微微霞光里,一抹粉红惊喜地映入眼帘,凝神细看,不知什么时候起,漫山遍野都是盛开的樱花了。寨子边,幽径旁,深谷中,甚至人迹罕至的沟洼,到处都有樱花娇艳的身影。当樱花覆盖了整座山时,哈尼族嘎汤帕节也快到了。孩子们穿上崭新的新衣,翘首期盼节日的到来。

樱花是儿时抹不去的记忆,是播种在幼小心里的一份快乐。

一次,妈妈要带姐姐去地里摘黄瓜,我吵着也要去,妈妈想以路远阻止我,但我软磨硬泡说服了妈妈。夕阳西下时,妈妈和姐姐摘满了一箩黄瓜。我蹦跳着走在前面,哼着小调往家走。走到半路,肚子咕咕叫起来,双脚也越来越沉。望着即将下坠的夕阳,看着前面漫长弯曲的山路,我瘫坐在路边,不肯再走。妈妈拉起我的手,温柔地说:“拐过这个弯,前面有漂亮的樱花,叫姐姐给你做个花环,你就不累了。”我将信将疑,磨蹭着往前挪。

猛然间,我看到一大片粉红的花海,在一块平缓的坡地上,几棵高大的樱桃树,盛开着粉红可爱的花朵。美得多像梦境啊!我狂奔到树下。全开的,半开的,含苞的,每一朵花都努力伸展着,用细弱的身姿绽放成一片花海。它们开得那么彻底,那么奔放,细嫩的叶子羞涩地躲在一团团、一簇簇花瓣后面,天真地窥视树下清澈的眼睛。我屏住呼吸,生怕惊扰了这些花的精灵。无法用语言描述她们的美丽,也不知用什么词语描绘这些色彩,粉红的,淡红的,粉白的……似乎都对,却又不尽然。

突然,粉色花瓣纷纷扬扬飘落下来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姐姐爬上了树,摇晃枝桠,边摇边嬉笑:“下雨咯!下雨咯!”

粉色的花瓣如蜂蝶般轻盈飘落在我的黑发上,洒在肩膀上,粘在小黑裙上。我小心地接住几片,捧在手心轻闻,似乎有淡淡的清香。张开嘴轻轻嘬一口,淡淡的花露香气在舌尖弥漫开来,沁入心扉。

妈妈走过来,抚着我的头,笑着说:“看呐,我家阿布变成花姑娘了。多好看哪!”

我痴痴地站着,望着纷纷扬扬飘落下来的花瓣,恍然觉得自己就是花仙子,正在做一个轻舞飞扬的梦。

姐姐编了一个花环戴到我头上,不用去溪水里照,我知道自己此刻有多美。之后的回家路程步履轻盈,仿佛一个带风的樱花仙子,妈妈和姐姐都追不上我。

那天夜里,我做了一个香甜的梦,梦里全是一团团、一簇簇的粉色樱花……

长大后,我惊喜地发现,寨子周围分布着成片的樱桃树,樱花成了我们的寨花。每当年末岁首,樱花迎风怒放,瑟瑟寒风中绽放出火一般的热烈时,带给哈尼人的是春天的温暖。

现在,樱花在我心里,成了一种热烈、纯洁而高尚的象征。它仿佛默默无闻、勤劳朴实的哈尼人,无论散落在沟谷还是深涧,无论孑然一身还是互相依偎,都开得热烈而奔放,努力而坚强!

如今,我已离开山寨多年,但无论走多远,樱花依旧在我梦里,时刻带着典雅的粉色,带着淡淡的芬芳,牵引着悠悠乡愁,伴我踏上归家的路……


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
本报微信公众号
手机读报
手机读报
关注本报客户端
关注本报客户端
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《西双版纳报》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。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复制、转载、链接、下载使用。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-2135888
【滇ICP备12003530号】 【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】
版权所有:西双版纳新闻网
快乐10分 乐彩网
<output id="mlgse"></output>
  • <big id="mlgse"><nobr id="mlgse"></nobr></big>
    <th id="mlgse"><video id="mlgse"></video></th>
  • 
    

  • <table id="mlgse"><optgroup id="mlgse"></optgroup></table>
  • <strike id="mlgse"></strike>
    <code id="mlgse"></code>
  • <code id="mlgse"></code>
    <th id="mlgse"><video id="mlgse"></video></th>

    99棋牌| 99棋牌| 传奇私服| 游艺棋牌| 99棋牌| 棋牌平台| 游艺棋牌| 老棋牌| 百赢棋牌| 博远棋牌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