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可磨灭的记忆


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: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:吴桐 2019年12月09日 10:00

□ 孙斌


母亲离开我们已6年,总觉得她并未走远。

她溘然长逝时,只有我和大姐在身旁。听闻噩耗,出门在外的大哥和二哥火速赶回家中。母亲静静地躺着,神态安祥,仿佛做工累了小憩,又仿佛偶感不适闭目养神。

泪,从心底涌出,漱漱滴落。

母亲祖籍湖南,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,奔赴西双版纳垦植橡胶。在几十年的创业历程中,母亲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党员。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她甚至作为工农干部,被选派到州委担任领导职务,后因文化欠缺,在她本人要求下,又回到基层工作。母亲教育我们要勤奋学习,自强自立,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在她的言传身教下,后人都学有所成,效力一方。

母亲勤俭持家,辛劳一生,我们几姊妹都穿过她缝补过的衣物。在去世前两年,她买来布料,独自在房间里鼓捣,谁也不知她在干啥。两个月后,她把成品拿出来,原来她给每个家庭成员都做了3双鞋垫。另外,她还给三个孙子每人做了两双婴儿穿的小鞋,说是预留给未来的曾孙穿的。而当时,她这三个孙子一个都没结婚,甚至还没谈女朋友。可见她对后辈的期望和关爱。她说:“我想给你们每人做一双鞋,又怕你们嫌土气。小孩子不怕,土点没关系,只要穿在脚上暖和就行。”我分明看到她脸上闪过一丝愧疚。

这是我今生用过最合脚也最暖脚的鞋垫。

我从箱底找出3本小学生练习本,仔细端详,这是母亲留给我的念想。

我的工作单位离母亲较远,过三十岁生日的前半个月,母亲第一次到我家中小住。女儿两岁多,正是“呀呀”学语的时候,母亲每天带女儿,扶她走路,教她说话,含饴弄孙,亲情绵绵。一天,我发现母亲用笔在作业本上划拉,原来她吃够了没文化的苦,希望下一代都能识文断字。她说:“我要学文化,将来孙女长大一点,也能教教她,不能误了孩子。”那时母亲六十五岁,耳背眼花,又是文盲,学起来甚是吃力。一个月后,母亲回去了,在她住过的房间里,我发现了3本写满字的作业本,尽管字迹歪斜,比例失当,但字里行间却涌流着不尽的爱意……

三哥三嫂英年早逝,留下9岁的儿子。那时,我父亲还在世,两位老人毅然承担起了抚养孙子的重担。他们是爷辈,却尽着父辈的责任。尽管其他亲人帮衬,但这双重的责任依然让父母本已佝偻的腰背更加弯曲。为了贴补家用,已七十岁的母亲做腌菜、腊肉到市场去卖,挣的钱全用来供孙子读书。如今,我的这位侄儿已长大成人,拥有一份不错的事业。我想,如果他父母地下有知,一定会含笑九泉。

经过长期自学,母亲晚年已略通文墨,能够阅读简短书信。虽不能教后辈学文化,却树立了好学的榜样。谁能想到,对后辈们无尽的爱促使她努力摘掉了文盲的帽子。

2013年1月,乍暖还寒。重病中的母亲常絮叨我们几姊妹的家事。她说:“一定要好好过日子,家和才能万事兴。”

母亲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,享年七十八岁。初春的阳光没能挽留住她离去的脚步。

多少次睡梦中,看到母亲向我走来,亲切的笑容遥远而又清晰。多少次走进故居,耳旁依然荤绕着母亲的谆谆教诲。多少次姊妹团聚,仿佛看到母亲依然在给大家夹菜。这一切都不可能了,但我却依然固执地希望它真真切切地发生。

这记忆,注定永在心里,不可磨灭。


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
本报微信公众号
手机读报
手机读报
关注本报客户端
关注本报客户端
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《西双版纳报》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。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复制、转载、链接、下载使用。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-2135888
【滇ICP备12003530号】 【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】
版权所有:西双版纳新闻网
快乐10分 乐彩网
<output id="mlgse"></output>
  • <big id="mlgse"><nobr id="mlgse"></nobr></big>
    <th id="mlgse"><video id="mlgse"></video></th>
  • 
    

  • <table id="mlgse"><optgroup id="mlgse"></optgroup></table>
  • <strike id="mlgse"></strike>
    <code id="mlgse"></code>
  • <code id="mlgse"></code>
    <th id="mlgse"><video id="mlgse"></video></th>

    天天乐棋牌| 老棋牌| 游艺棋牌| 游艺棋牌| 棋牌平台| 大家玩棋牌| 天天乐棋牌| 大家玩棋牌| 博远棋牌| 游艺棋牌|